欢迎来到官方网站:您的低成本投资生涯,从这里开始!
我要开户

您的位置: > 音乐新闻 >

音乐新闻

QQ 音乐听歌播广告免费用户就得这么惨吗?

发布时间:2020-06-04 18:45

  这句话在收音机里听到不奇怪,综艺节目中来一句也习以为常,但是听歌时,当耳机还在播放岁月静好的卡农,钢琴声里突然飘出一句「我是渣渣辉,是兄弟就来砍我」呢?

  近日多位网友都反映了他们类似的遭遇——在 QQ 音乐听歌时,15 秒的语音广告猝不及防插入,就像一阵飓风侵袭了脑袋,就像贞子从耳机里爬了出来,突如其来的惊悚中,尘世的欢乐骤然离去。

  网友表示,这些广告有时候是在切换歌曲时,有时候是在一首歌播到一半时,广告内容关于音乐推荐还有 618 购物节。

  而且,不仅普通用户无法关闭或跳过,开通了 VIP 曲库的也不能幸免于此,只有「豪华绿钻」会员没有遭到这种「突袭」。

  随后,此事热议度日益高涨,网友的愤慨声沸沸扬扬,更多说法开始甚嚣尘上。QQ 音乐昨天回应,称有网友在「恶意散播谣言」:

  这只是为一些歌手的新歌宣发,在非绿钻会员用户中进行的个性化语音推介的小批量测试:根据用户的听歌习惯,用户常听的歌手发布新歌后,用户听歌时,在两首歌曲播放之间,可能收到一次该用户常听的歌手亲自录制的新歌语音推介。

  全球第一流媒体音乐服务平台 Spotify,早就在免费用户听歌时对他们投放广告。

  Spotify 的规则是,一小时内每 15 分钟放一次广告,一次不超过 10 秒钟,如果选择观看 30 秒左右的影片广告,就可以 30 分钟无干扰听歌。

  但 Spotify 让用户平静接受的点就在于,广告规则明确清晰,而且在曲库所有歌都任听和大量免费服务中,用户很清楚其中有得有失。

  值得一提的是,QQ 音乐所属公司腾讯音乐,和 Spotify 存在交叉持股,互相是对方的第三大股东。

  所以,QQ 音乐或许就是想尝试 Spotify 这个商业模式,在市场的湖面率先投石,看看会荡起什么波澜。

  毕竟 Spotify 这种模式已经被证明,能够有效提升用户付费率,且已经是国外成熟的音乐变现模式之一。

  据 Spotify 公布的 2020 年一季度业绩显示,Spotify 一季度收入 18.48 亿欧元,其中会员订阅收入 17 亿欧元,占比约 92%。可以看出,会员订阅收入已经是 Spotify 营收的重心力量。

  但 QQ 音乐完全不同,腾讯音乐娱乐集团 2020 年一季度业绩显示,该公司一季度总营收 63.1 亿元,在线%,大部分收入来源是社交娱乐业务,包括了酷狗直播、全民 K 歌等等,一个直播用户可能比 10 个音乐会员创造的收益还要多。

  毕竟腾讯音乐目前在线 万,但付费渗透率仅为 6.5%,而 Spotify 付费用户渗透率已经达到约 45%。

  加入语音广告,必定能让想避开广告的用户付费,实现 QQ 音乐会员量的增长,以及增加广告收入占比,同时也为股东创造利润,通过购买投资等方式,让 QQ 音乐根基的内容能有足够资金越做越强。

  在音乐内容上,腾讯其实已经拥有着绝大部分头部音乐的独家版权,因此也可以获得其他音乐平台的版权分销费用。

  但尽管如此,腾讯音乐也曾表示,订阅收费的增长比不过腾讯在版权内容上的投入。

  而且随着 QQ 音乐目前在国内已经一家独大,占据着 78% 的市场份额,拥有 7 亿多活跃用户,这也有利于国内在线音乐流媒体平台走出大门,接轨国际。

  只是当 QQ 音乐变着花样让人付费,加上被软广围攻的界面、泛娱乐化的形式、被忽视的音乐社区…… 这些让用户体验不好的做法累积到一定程度,「听歌插广告」这事就只是溃堤之门了。

  所以到头来,QQ 音乐的这一做法引起争议的核心,还是在于严重破坏了用户体验。

  听觉比视觉更敏感,大脑也对声音信号处理更快,所以人们听歌时一般是专注而集中的,当异常的声音无防备侵入,自然就会被惊吓到,就像起床伸向窗外感受清晨的第一缕阳光时,被包租婆淋了一盆洗脚水。

  如若 QQ 音乐即收取了付费音乐的会员费,还要赚一波广告钱,难免被喷吃相难看,而且听广告这件事还分 VIP 会员和绿钻会员的话,更让人想直接甩三个黑人问号。

  要是今天为除广告开绿钻,明天又为什么权益开个彩虹钻,这个无底洞一打开,谁知道哪天要听完一首歌,是不是还得开宇宙陨石会员?

  回到事件本身,其实让用户花钱听歌无可厚非,语音广告也是平台盈利的一种方式。

  因为当我们使用 QQ 音乐时,就已经同意了它们的协议。其中第七款里写明:

  您同意腾讯公司可以在提供服务的过程中,自行或由第三方广告商向您发送广告、推广或宣传信息(包括商业与非商业信息),其方式和范围可不经向您特别通知而变更。

  语音广告这一做法,除了关乎 QQ 音乐本身的盈利和发展,本质上也是要持续拉开免费与付费用户的体验,从而加速国内音乐的付费进程。

  毕竟中国音乐付费观念仍需普及,在中国这个盗版率 90% 的音乐市场,免费听歌这么多年,突然听歌要钱,确实需要很长一段时间来让人接受。

  持续免费的内容,无论对音乐人还是平台来说,都不公平。第一个打破局面的人,总要承受最多的争议。

  《庆余年》热播时,他们让会员突然沦为「平民」,因为会员之上再花 30 元,就能超前点播比别人多看六集,更早抵达大结局。

  超前点播特权引来翻天覆地的骂声,「滚」字铺满了各大留言评论区。剧迷们也充满了加钱被「割韭菜」的既视感,人们开始再度感受被平台利益支配和裹挟的恐惧。

  现在国内其他音乐平台的会员广告,还算是在能被接受的范围内,网易云 15 元/月的黑胶 VIP 能够免开机界面、推广位和歌单中的广告;酷我的会员可以直接清除广告推送;虾米的超级 VIP 会员没提到免广告,因为界面本身就没什么广告。

  广告被吐槽最多的依然是视频平台,开完会员后开头 90 秒广告没了,结果还有 15 秒会员专属广告,影视剧中间还要插入各种演员表演的出戏广告……

  关于「买会员去广告」,全球第一的媒体巨头 Netflix 就做得顺风顺水,它们的盈利模式很简单,靠付费会员,无广告收入,对于用户,直接爽快地来一个「高入会费」(约每月 82 元),用户就不会在看视频时还要看广告了。

  但在这个苗头燃起来后,要实现的将是,如何听取用户的声音,提升用户对平台的忠诚度;如何在优质内容的吸引基础上,不只想着消费用户和榨干用户价值;如何在收入和用户体验之间,找到一个合理的平衡点。


媒体报道